首頁 > 商業 > 正文

實(shi)體商業應變調查︰飯店擺攤賣菜,消(xiao)費yan) 蟶縝 /h2>

2020年04月08日(ri)  07:00   21世紀經濟(ji)報道   張敏  

作為應對,很多品(pin)牌強化(hua)了線上推廣,一些(xie)商場也在推出線上xian)擻ying),商場的運營(ying)方則(ze)紛紛zi)凳┘踝廡卸dong)。

在喧囂(xiao)的鑼鼓節奏中,舞獅前後(hou)躍動(dong),步伐時輕時重,時緩時急(ji)。一番眼花繚亂的舞步後(hou),“獅子”躍至高樁之(zhi)上,餃取掛yi)詬嘰chu)的利是,將表演推向高潮。在傳統(tong)中,掛起(qi)的“利是”往往伴以(yi)一把yan)孿噬sheng)菜,寓意“生(sheng)財”,這一環節故名(ming)“采青(qing)”。

自2014年末開業後(hou),每(mei)年春(chun)節,位于北京朝陽北路上的大型商場龍湖長楹天街(jie)都(du)會邀(yao)請(qing)舞獅隊,在商場里做“采青(qing)”活動(dong)。其寓意為,在農歷新年的第(di)一天,給(gei)商家帶(dai)來chun)貌釋貳/p>

2020年的鼠年春(chun)節之(zhi)前,商場照例邀(yao)請(qing)了舞獅隊,很多商戶也踴hui)頸 ming),希望開年營(ying)業博取彩頭。

但突如(ru)其來的疫情打破(po)了原有的節奏。歲末年初(chu),新型冠狀病毒(du)引(yin)發的肺炎(yan)疫情在武(wu)漢爆(bao)發,並(bing)隨著春(chun)節返(fan)鄉(xiang)或旅(lv)行帶(dai)來的遷徙潮向外蔓延(yan)。至春(chun)節當天(1月25日(ri)),北京已累(lei)計確(que)診51例病例。至2月5日(ri),北京市確(que)診病例已增加至274例。

實(shi)體商業受到的影響肉眼可見。由(you)于社交和(he)聚集活動(dong)大量kao)跎  本┤械母(mu)ge)大商場門(men)庭冷落。隨著疫情的蔓延(yan),閉(bi)店的商戶也越來越多。各(ge)商場在迅速強化(hua)防護手段的同時,也減少了一些(xie)線下宣傳活動(dong)。最終,長楹天街(jie)將“采青(qing)”活動(dong)改到了室外,時間也比ren)K醵塘恕/p>

不只是北京,各(ge)地的實(shi)體商業都(du)難以(yi)yun)頤狻8萆濤癲康氖藎019年除夕至正月初(chu)六(2月4日(ri)至10日(ri)),全(quan)國零售和(he)餐飲企業實(shi)現銷(xiao)售額(e)約10050億元。由(you)此不難估算,實(shi)體商業在此次疫情中遭受的損失,當在千億量kao)丁/p>

盡管如(ru)此,各(ge)經濟(ji)主體的韌(ren)性仍在重壓下逐漸展現。作為應對,很多品(pin)牌強化(hua)了線上推廣,一些(xie)商場也在推出線上xian)擻ying),商場的運營(ying)方則(ze)紛紛zi)凳┘踝廡卸dong)。1月30日(ri),長楹天街(jie)的運營(ying)商龍湖集團就宣布,對旗下商場的所(suo)有商戶,租金費yan)茫  錒芊選?乒惴眩┘醢耄 奔浯7天。

商場門(men)庭冷落車(che)馬(ma)稀

長楹天街(jie)的nai)?2萬平方米,為龍湖集團旗下最大的商業地產項目,也是北京客tu)髁孔畬蟺納壇。 ?甑鬧zhou)均客tu)髁吭5萬人左右。2019年上半年,長楹天街(jie)的出租率為98.4%,租金收(shou)入2.2億元。

有商戶向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表示,受疫情影響,從大年三十開始,長楹天街(jie)的客tu)髁烤統(tong)魷置饗xian)下滑。記(ji)者(zhe)了解(jie)到,目前的客tu)髦校 邢嗟幣徊糠fen)客戶的去向為永輝(hui)超市,目的是購買生(sheng)活必須(xu)品(pin)。

目前,長楹天街(jie)共(gong)有500多家商戶,在客tu)髁考(kao)跎俚耐 保 恍xie)商戶陸續閉(bi)店。截(jie)至2月6日(ri),在營(ying)業的商戶有200多家。

由(you)于能增加人氣、增強客戶粘性,體驗式業態是近(jin)些(xie)年最受商業地產歡(huan)迎的業態之(zhi)一。但因疫情防控的要求,這也成為各(ge)大商場最早關(guan)閉(bi)的店鋪。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記(ji)者(zhe)了解(jie)到,在北京各(ge)大商場中,影院、KTV、健身房(fang)、早教等(deng)門(men)店都(du)是較xian)綾bi)店的一批(pi),且是強制性閉(bi)店。

餐飲、服飾、零售等(deng)業態也大量閉(bi)店,雖然(ran)仍有一部分(fen)在繼續營(ying)業,但業績不佳。在朝陽大悅城,某知名(ming)快時尚(shang)服裝品(pin)牌相關(guan)負責人向記(ji)者(zhe)表示,平時每(mei)天的營(ying)業額(e)在20萬左右,最近(jin)幾(ji)天已經降到2萬元。

相比之(zhi)下,藥店和(he)tong) 械撓ying)業狀況稍好(hao)。但據記(ji)者(zhe)調研(yan),商場內(na)的超市和(he)藥店營(ying)業額(e)普遍低于平日(ri);社區超市則(ze)相對火爆(bao),由(you)于物流系統(tong)受限導致網購減少,這些(xie)超市的營(ying)業額(e)反而(er)普遍好(hao)于平日(ri)。

春(chun)節期間,通州萬達廣場同樣是“門(men)庭冷落車(che)馬(ma)稀”。商場內(na)的客tu)骷   加邪朧men)店處(chu)于閉(bi)店狀態。毗鄰(lin)商場、以(yi)餐飲為主的街(jie)區式商業“金街(jie)”,閉(bi)店情況在九成以(yi)上,只有少數幾(ji)家奶(nai)茶店和(he)tu) suo)快餐店開業。

2月2日(ri)上午,物業deng)嗽苯 環fen)《關(guan)于金街(jie)zhi)航詡倨諮yan)期相關(guan)事項的通知》從門(men)縫塞(sai)進金街(jie)的mu)ge)個店鋪,這份(fen)文件將有關(guan)疫情防控的期限進一步延(yan)長,同時建議餐飲業態以(yi)外賣/打包形式為客人提供餐食。

作為北京開放式街(jie)區商業的代表,三里屯太古里也存在門(men)店暫(zan)停營(ying)業的情況,其中以(yi)餐飲及娛樂門(men)店為主。太古里方面(mian)向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表示,據初(chu)步評(ping)估,受疫情影響,三里屯太古里客tu)髁客 認陸翟季(ji)懦勺笥搖/p>

據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調研(yan),春(chun)節之(zhi)後(hou),北京市尚(shang)在營(ying)業的商場中,閉(bi)店的商戶普遍超過半數。有從業者(zhe)向記(ji)者(zhe)表示,疫情期間,商場的客tu)髁科氈楸繞絞畢陸盜0%以(yi)上。

除北京外,全(quan)國各(ge)地的實(shi)體商業都(du)受到了很大影響。知名(ming)母(mu)嬰品(pin)牌ping)鐘言yun)嬰童營(ying)銷(xiao)副(fu)總裁高海燕向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表示,疫情期間,該品(pin)牌暫(zan)停了約45%的直營(ying)門(men)店。為此,技ji)躒嗽輩壞貌輝(hui)詿chun)節期間加班(ban)加點,完善線上銷(xiao)售平台(tai)。

飯店變身“菜店”

在這場疫情中,餐飲成為體驗式業態之(zhi)外的另(ling)一個正面(mian)受到沖(chong)擊(ji)的行業。

通州萬達廣場某知名(ming)雲po)喜嗣men)店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表示,在平時的用餐高峰(feng)期,這家店都(du)需要排隊等(deng)位,如(ru)今每(mei)天進店吃飯的客人不到十桌。

這家商戶的外賣點餐tu)懇駁陀諂絞薄月2日(ri),深圳市一名(ming)外賣員被確(que)診的消(xiao)息(xi)發布。隨後(hou),商戶的外賣點餐tu)吭zai)度下降。出于安全(quan)防控的考(kao)慮,商戶在門(men)口(kou)豎起(qi)“騎手止gong)健鋇吶譜櫻  笸飴粼痹詰暉餿﹝停 er)不像以(yi)往那樣進店取餐。

受此影響,該商戶的日(ri)均流水從平日(ri)的4萬左右,降到了一兩千元。

2月5日(ri),記(ji)者(zhe)在該商場發現,約七(qi)成的餐飲店面(mian)閉(bi)店,僅(jin)有少數餐飲門(men)店營(ying)業,但生(sheng)意頗(po)為冷清(qing)。

知名(ming)餐飲連鎖(suo)品(pin)牌眉州東坡長楹天街(jie)店店長張琳表示,春(chun)節是餐飲行業的傳統(tong)旺季(ji),本來chuang)蛩 麼chun)節的機(ji)會,“好(hao)好(hao)再(zai)打一仗”。其中,僅(jin)大年三十當天,門(men)店就開了四(si)個時間段的年夜(ye)飯時間,供客人預訂,最初(chu)的預訂情況也頗(po)為理想。

但疫情的影響突如(ru)其來。春(chun)節期間,這家門(men)店共(gong)處(chu)理了100多桌退訂,僅(jin)年夜(ye)飯就退訂了60多桌。同時,按(an)照公司對疫情防控的要求,門(men)店將餐桌之(zhi)間的距離,由(you)此前的不到一米,拉大到1.5米以(yi)上,餐位數量也因此減少了約一半。但由(you)于商場客tu)髁拷仙  襖從貌偷南xiao)費者(zhe)仍然(ran)不huan)唷/p>

作為應對,張琳按(an)公司的要求,在門(men)店開了“便(bian)民平價菜su)盡保 妹賈荻 碌墓┬α矗 壓瞎?shu)菜、調味(wei)du)稀?sheng)鮮、成品(pin)、半成品(pin)以(yi)平價的方式進行銷(xiao)售,“給(gei)周(zhou)邊百(bai)姓提供方便(bian)”。門(men)店同時還加大外賣的力度。但目前來看,營(ying)業額(e)仍然(ran)明顯(xian)低于平時。

與商場中的餐飲相比,未納入商場的餐飲店面(mian)臨的困境(jing)更大。記(ji)者(zhe)在北京朝陽區定福莊(zhuang)區域(yu)調查發現,出于防控疫情的考(kao)慮,春(chun)節後(hou),很多餐飲店被強制要求閉(bi)店。閉(bi)店前,一些(xie)店鋪將蔬(shu)菜、生(sheng)鮮shou)奐鄢鍪邸/p>

按(an)照餐飲業的nai)氐悖 嗍溝昊嵩詿chun)節前an)罅勘富  美從Χ願叻feng)期的需要。如(ru)今,不僅(jin)營(ying)業收(shou)入沉沒,這部分(fen)成本也難以(yi)收(shou)回(hui)。在很多城市,都(du)出現“飯店擺攤賣菜”的現象。

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發布《廣東餐飲企業受疫情影響調查分(fen)析報告》fen)賦觶 chun)節期間30%持續營(ying)業的企業同比營(ying)收(shou)下降5成以(yi)上,其中30%的企業收(shou)入幾(ji)乎(hu)為0。絕大部分(fen)企業面(mian)臨租金、人工、能耗、稅收(shou)等(deng)多重成本壓力,客tu)鰲 紙鵒餮現夭蛔愕睦?jing)一時難以(yi)緩解(jie)。

政企共(gong)克(ke)時艱(jian)

近(jin)年來,實(shi)體商業一huan)仍庥齙縞痰某chong)擊(ji)。但經過智能化(hua)、線上化(hua)等(deng)一系列(lie)應對措施,如(ru)今這種影響正在減弱。本次疫情的出現,使實(shi)體商業再(zai)度受到考(kao)驗。

多數受訪者(zhe)認為,此次新冠疫情的影響,要大于2003年的非典(dian)疫情。因為無論(lun)是各(ge)級政府,還是市民,對疫情的防範意識都(du)更強了,市民外出購he)鎩 鄄偷鈉德拭饗xian)低于非典(dian)時期。前述從業者(zhe)還表示,一方面(mian),疫情的持續時間尚(shang)不明確(que);另(ling)一方面(mian),消(xiao)費者(zhe)的行為模式會不會在疫情後(hou)出現變化(hua),目前還有待(dai)評(ping)估。因此,具體的影響還有待(dai)觀察。

盡管如(ru)此,積極的應對措施已經啟動(dong)。首先便(bian)是防疫措施。長楹天街(jie)相關(guan)負責人介(jie)紹,從大年初(chu)一開始,商場每(mei)天給(gei)工作人員和(he)顧客測量體溫,並(bing)要求所(suo)有人佩戴口(kou)罩。對于營(ying)業中的店鋪,每(mei)兩個小時消(xiao)毒(du)一次,同時配發洗手液,給(gei)顧客使用。此外,商場還在電梯間準(zhun)備了抽紙,防止gong)《du)通過電梯按(an)鈕進行傳染。

據介(jie)紹,各(ge)商場在防疫中投入的人力和(he)物力,均數倍(bei)于平時。大部分(fen)商場還縮短了疫情期間的營(ying)業時間。

在提升(sheng)銷(xiao)售方面(mian),線上化(hua)成為疫情下的共(gong)同選擇。疫情發生(sheng)後(hou),長楹天街(jie)通過官方微(wei)博、微(wei)信公眾號等(deng)平台(tai),對店鋪進行統(tong)一線上宣傳,這一措施吸引(yin)了100家左右店鋪(除餐飲外)的參與。

除促銷(xiao)手段外,對租金的減免更為直接。據不完全(quan)統(tong)計,目前全(quan)國已yan)薪jin)百(bai)家商業地產運營(ying)商實(shi)施了減免租金、物業費等(deng)措施,總體讓利近(jin)百(bai)億。其中,減免幅(fu)度從減半到全(quan)免不等(deng),時長從一周(zhou)到兩個月不等(deng)。

實(shi)際(ji)上,盡管運營(ying)商大幅(fu)讓利,對于很多商家來說,這仍不足以(yi)彌補疫情帶(dai)來的損失。幾(ji)乎(hu)所(suo)有受訪者(zhe)都(du)向21世紀經濟(ji)報道表示,考(kao)慮到這一不可抗(kang)力,希望得到稅費等(deng)其他方面(mian)的nao)哂嘔蕁/p>

2月1日(ri),央行、財政部、銀保監會等(deng)五部門(men)聯合出台(tai)《關(guan)于進一步強化(hua)金融支(zhi)持zhi)攬匭灤凸謐床《du)感染肺炎(yan)疫情的通知》fen)賦觶 允芤 橛跋旖洗蟺吶pi)發零售、住宿餐飲、物流運輸、文化(hua)旅(lv)游等(deng)行業,以(yi)及有發展前景但受疫情影響暫(zan)遇困難的企業,特別是小微(wei)企業,不得盲目抽貸、斷貸、壓貸。

2月以(yi)來,北京、上海、甦(su)州、寧波、泰(tai)州、廣東等(deng)多個省市出台(tai)了支(zhi)持中小企業、小微(wei)企業的相關(guan)文件。這些(xie)文件都(du)會在一huan) 潭壬匣菁笆shi)體商業。

但這場疫情的發生(sheng),仍然(ran)在提醒運營(ying)商和(he)各(ge)品(pin)牌商戶,需要不huan)細慕桃檔夭腦擻ying)模式、品(pin)牌的經營(ying)模式,使之(zhi)具有更強的抗(kang)風險能力。

全(quan)聯商業地產工作委(wei)員會會長王永平表示,疫情期間行業損失巨大,但如(ru)果反思得當,現有的一些(xie)短板仍然(ran)可以(yi)得到彌補。比如(ru),只要有新的措施推出,線上化(hua)、智慧(hui)商業等(deng)將會有更多的入口(kou)和(he)想象空間。

有法(fa)律界的人士也指出,建議制定一個政府、甲(jia)方、乙方三方共(gong)擔的法(fa)規。對于租戶因疫情而(er)要求減免租金或解(jie)除租賃合同的案件, 可參照法(fa)律規定的“不可抗(kang)力”“情勢變更”和(he)“公平原則(ze)”等(deng)條款。

張琳曾親歷過2003年的非典(dian)疫情,他表示,對于商戶來說,現階段能做的,就是配合政府部門(men),積極應對。“讓疫情盡快結束,事情才會慢慢好(hao)起(qi)來。”

 返(fan)回(hui)21經濟(ji)首頁>>

分(fen)享到︰

相關(guan)新聞
5洲彩票 |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