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商業 > 正文

第四屆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︰探路fen)泄貝帳豕駛/h2>

2020年05月26日  07:00   21世紀經(jing)濟報道   王宇  

第四屆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將繼(ji)續擴張(zhang)規模,側重(zhong)在畫廊之外引入(ru)非營利(li)機構、進行公眾教育和市場培育;另(ling)一方面深化與甦黎世藝術周的(de)合作,以yuan) 泄就(jiu)粱 仍詮恃 鹺腿 蚴諧 校 you)更多參(can)與和話語權(quan)。

走到第四年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依(yi)舊背(bei)靠北京(jing)798藝術區(qu),並在物(wu)理空間(jian)上完成了對北京(jing)草場地、天竺(zhu)鎮、花家地和隆福寺四個藝術區(qu)的(de)連接,成為北京(jing)獨一無二的(de)nao)泄貝帳跫 崞教 >jin)管(guan)立足北京(jing)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的(de)野(ye)心(xin)已經(jing)超出(chu)舉(ju)辦一場本地當代藝術展(zhan)覽活動,轉而將目光投向世界,並嘗試回(hui)答一個問題︰如何創(chuang)造一個能使中國當代藝術與世界當代藝術平等對話的(de)平台?

在放(fang)眼世界之前,這個立足中國的(de)當代藝術平台,需要先摸(mo)索出(chu)一套符合中國國情(qing)的(de)運營模式。一方面,相比當代藝術在國外的(de)多年發(fa)展(zhan),它在國內的(de)發(fa)展(zhan)尚顯年輕(qing),市場尚需培育,藏家仍需引導,而公眾普遍(bian)對yuan)貝帳跬wang)而卻步。這意(yi)味(wei)著,它無法照搬柏林zhi) 戎艿雀gen)植于成熟(shu)藝術市場的(de)nao)苯憂腥ru)收藏的(de)模式,需先從構建(jian)生(sheng)態、培養受眾做(zuo)起。另(ling)一方面,在以交易與消費為首要目標的(de)藝術博覽會(hui)已在國內遍(bian)地開花的(de)情(qing)況下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需要弄清(qing)楚(chu)自身存在的(de)價值(zhi)。

為期7天的(de)第四屆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展(zhan)覽活動將于2020年05月26日啟(qi)幕(mu),相關信息發(fa)布(bu)會(hui)日前在北京(jing)召開。從2017年到2020年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需要勾(gou)連的(de)參(can)與主體(ti)已經(jing)涵蓋了畫廊、美術館、收藏家、國際訪(fang)客、國內公眾。這意(yi)味(wei)著它既(ji)要兼顧市場和公共教育,又要平衡營利(li)與非營利(li)機構不(bu)同的(de)利(li)益和tui) 螅 鞜爍叢擁de)目標、定位和模式,使得它必然找(zhao)不(bu)到可以復制的(de)模板。從第四屆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搭建(jian)的(de)框架來看(kan),它已經(jing)初探出(chu)一條(tiao)立足本jiu)痢?tong)往國際的(de)新(xin)路。

畫廊周北京(jing)-資料

復雜模式適(shi)應(ying)本jiu)列棖/h4>

與甦黎世藝術周、柏林zhi) 戎艿仁瀾韁  戎芤謊yang)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也肇始(shi)于畫廊主的(de)自發(fa)結盟。畫廊主為達(da)到吸引藏家的(de)目的(de),自發(fa)聚集,試圖做(zuo)一件能讓北京(jing)熱鬧(nao)起來的(de)事。做(zuo)什麼,怎麼做(zuo),完全由組織活動的(de)mu) 戎 jue)定。

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的(de)nao)蔥凶薌jian)王一妃接手(shou)了shuo)詼 J導噬希 誚郵shou)之前,她對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的(de)必要性yun)奈 淘?T謁kan)來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產生(sheng)的(de)動因在于北京(jing)城市文mu) de)復雜you)裕 飫錁奐 頌 嘈枰  fa)渠道的(de)能量,希望(wang)吸引收藏家收zhan)鶴髕返de)mu) 戎魘shi)能量的(de)一種。但如果(guo)僅僅是(shi)為了滿(man)足交易需求,畫廊主完全可以花一筆參(can)展(zhan)費到外地參(can)加藝術博覽會(hui),為什麼還(huai)要耗費成本,參(can)加本地的(de)“畫廊周”?在博覽會(hui)的(de)展(zhan)位上看(kan)展(zhan)覽與在美術館、畫廊看(kan)展(zhan)覽,究竟(jing)有(you)什麼不(bu)同?

博覽會(hui)瞄準的(de)是(shi)消費環節。“也就(jiu)是(shi)說(shuo),參(can)加博覽會(hui)的(de)受眾應(ying)當具有(you)很好的(de)nao) shi)儲備(bei),到博覽會(hui)挑幾件想買的(de)作品作為收藏。”王一妃表示jin)6 群兔朗豕蕕de)展(zhan)覽,背(bei)後(hou)是(shi)專業的(de)策展(zhan)人與畫廊主策劃(hua),以切中當bi)碌de)文mu) 汲保 乒閭囟 lei)型的(de)藝術家。而內容的(de)具體(ti)指向,只(zhi)能通(tong)過在呈現展(zhan)覽的(de)特定、專屬空間(jian)中提(ti)問、交流(liu),才能得到最為準ji)返de)信息。

“一個側重(zhong)購買,一個側重(zhong)學習(xi)、交流(liu)、了解、認知。我當時(shi)思考了很長(chang)時(shi)間(jian),覺(jue)得‘畫廊周北京(jing)’的(de)意(yi)義在于借這個平台來闡述當代藝術的(de)發(fa)展(zhan)。我們強調智性對受眾的(de)nao)匾 浴!蓖躋誨嫠1世紀經(jing)濟報道。

這也是(shi)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不(bu)同于國際shou)  戎埽 諢 戎 庖ru)非營利(li)機構的(de)出(chu)發(fa)點(dian)。王一妃畢(bi)業于天津美術學院(yuan)史論系,在她看(kan)來,非營利(li)機構依(yi)托專業的(de)學術研究機構,天然面向公眾,展(zhan)覽內容能串連起過去、現在和未來,呈現zhi)de)是(shi)當代藝術的(de)語境(jing)。而畫廊則側重(zhong)于當bi)碌de)藝術潮流(liu)、前沿的(de)藝術家和未來的(de)藝術趨勢。在嘗試理解畫廊、理解當bi)亂帳跫業de)展(zhan)覽之前,先去美術館了解藝術史,能夠幫助受眾更好地認知當bi)碌de)mu) 仍謐zuo)什麼。而培養藏家系統(tong)地鑒(jian)賞作品、藏品,及培養公眾對yuan)貝帳躒現 de)任務,就(jiu)得以在畫廊和非營利(li)機構同時(shi)參(can)展(zhan)的(de)過程中得以兼顧。

辦到第四年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的(de)規模擴張(zhang)是(shi)顯而易見的(de)。

2019年,第三屆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共囊yi) 7家畫廊與藝術機構,其中本地畫廊共有(you)18家。相比2018年,數量增長(chang)了30%。在物(wu)理空間(jian)上,也完成了從798藝術區(qu)向草場地藝術區(qu)、天竺(zhu)鎮、中央美術學院(yuan)美術館所在地花家地的(de)延伸(shen)。

2020年,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共有(you)23家本地畫廊和6家本地非營利(li)機構參(can)展(zhan)。非營利(li)機構包括中央美院(yuan)美術館、林冠(guan)藝術基(ji)金會(hui)、木木美術館、松美術館、泰康空間(jian)、UCCA尤(you)倫斯當代藝術中心(xin)。在上一屆參(can)展(zhan)的(de)18家本地畫廊的(de)mu)ji)礎上,又有(you)CLC畫廊、指紋畫廊、林大藝術中心(xin)、三遠當代藝術中心(xin)、空間(jian)站5家畫廊首次加you)搿1鏡鞀 群突構餐 鉤傘盎 戎020”展(zhan)覽的(de)“主單元”。

搭建(jian)國際平台,尋求平等對話

機構性質的(de)多樣(yang)性只(zhi)是(shi)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bei)叢佣ㄎ輝 爸韉? 敝械de)體(ti)現。包括“藝訪(fang)單元”、“公共單元”和“新(xin)勢力(li)單元”在內的(de)三個特約單元,則進一步勾(gou)勒了“畫廊周北京(jing)”的(de)復雜yong)嫦頡F渲校 骯 駁? 敝莢謨牘 諢?  嚀ti)設置為在798藝術園區(qu)及周邊公共場景中呈現大型雕塑(su)、裝置。而“新(xin)勢力(li)單元”則以支持(chi)青年藝術家探索為目的(de),通(tong)過年輕(qing)華人藝術家群展(zhan)的(de)方式,展(zhan)示他們探索知識(shi)生(sheng)產和當代價值(zhi)的(de)多元途徑,重(zhong)新(xin)演繹藝術與精神之間(jian)的(de)關系,挖掘數碼時(shi)代的(de)未知與神秘。

而“藝訪(fang)單元”則延you)019年與甦黎世藝術周的(de)合作,繼(ji)續邀請(qing)甦黎世當地畫廊與機構,向北京(jing)的(de)觀眾呈現來自甦黎世的(de)展(zhan)覽和作品。北京(jing)本地機構也bu)岬剿綻枋潰 嫦蜆飾杼ㄕzhan)示中國的(de)當代藝術創(chuang)造。

“當代藝術是(shi)各個國家相互了解的(de)最重(zhong)要的(de)界面之一。當時(shi)中國在當代藝術領域,仍然是(shi)跟(gen)隨(sui)者的(de)角色。我們在學術和全球市場中,仍然是(shi)邊緣(yuan)化的(de),當你說(shuo)要面對世界做(zuo)基(ji)于當代藝術的(de)有(you)效對話,就(jiu)有(you)一系列問題要解決(jue)。”798創(chuang)始(shi)ji)送躚?婢ju)例,“比如我們是(shi)否一定要完全按照其他西(xi)方文mu) 雜詰貝帳跫壑zhi)的(de)判斷和邏(luo)輯來衡量中國這樣(yang)一個東方藝術系統(tong)?”

王一妃看(kan)到的(de)困境(jing)則更為具體(ti)︰“我們本jiu)梁芏嗷 仁shi)不(bu)太重(zhong)視國際化的(de),因為他們覺(jue)得西(xi)方對自己的(de)文mu) 苡you)優(you)越感(gan),我們的(de)mu) 熱餃 敲揮you)興趣了解中國。”但經(jing)手(shou)兩(liang)屆展(zhan)覽,王一妃認為打破目前的(de)困境(jing),首先需要中國的(de)從業者主動參(can)與,主動在有(you)世界影響的(de)當代藝術平台上昭(zhao)示自身的(de)存在。

即便中國的(de)從業者樂于參(can)與,壁壘依(yi)然存在。“從國際博覽會(hui)的(de)情(qing)況來看(kan),很少有(you)畫廊能夠入(ru)選,比如巴塞爾(er)藝術展(zhan),以至于很多本地畫廊最後(hou)都(du)選擇(ze)退(tui)出(chu)。這種現象背(bei)後(hou)有(you)多種復雜原因,比如國力(li)的(de)強弱,對國際化的(de)理解等等。”在這樣(yang)的(de)mu)肪jing)下,王一妃認為,中國可以做(zuo)一個大的(de)平台,使得藝術家和文mu) 芄煌tong)過到世界上最重(zhong)要的(de)美術館做(zuo)展(zhan)覽的(de)方式走出(chu)去。

“沒有(you)這樣(yang)的(de)平台,我們可以看(kan)看(kan)中國有(you)多少藝術家能夠在世界上重(zhong)要的(de)美術館做(zuo)展(zhan)覽?屈(qu)指可數。我們得面對這個現實。但我們的(de)文mu) 芰俊 chuang)造能量絕不(bu)僅僅是(shi)‘配菜’。你要非常野(ye)心(xin)勃(bo)勃(bo)地做(zuo)這件事。”王一妃說(shuo)。

 返回(hui)21經(jing)濟首頁>>

分(fen)享到︰

相關新(xin)聞
5分排列3走势 | 下一页